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饿了么星选入场百度外卖代理商未来之路怎么

2019-03-10 23:50:48

2年损失300万,国辉一直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陷进这个 大窟窿 的。

三个月前,北京西二旗百度大厦楼下聚满了来自全国各地前来 协商 的百度外卖代理商,国辉就是其中一员。三个月过去,想要的 说法 并没有结果,如今他手上代理的一个城市也被平台 清退 了。

一直自己贴钱打市场,我们就是相信把市场做大之后能够赚回来,结果等来的却是百度被饿了么收购。 国辉对财经表示。

合并之后的代理商大会,饿了么和百度一起承诺未来双平台运营、会平等对待代理商,我们又相信了,但等来的却是被清退,如今饿了么更大。

10月15日,百度外卖正式更名为 饿了么星选 ,

饿了么星选入场百度外卖代理商未来之路怎么

定位为高端外卖及生活服务平台。品牌更迭之下,如何尊严的 离去 是 国辉 们都想知道答案的一个更现实问题。

百度 弃子

国辉从2016年开始做百度外卖代理,多的时候同时拿了四个城市的外卖代理权,黑龙江地区两个,浙江地区两个。黑龙江两个县级市的代理业绩都不错,日单量可以达到1300单,国辉想接着做大,后续又拿下浙江地区的两个县级市代理权。

早期百度外卖给代理商的后台技术支持和平台补贴都是足够的,李彦宏当初宣布要投入200亿做O2O,做外卖业务,当时我们认准做百度外卖代理商未来前景肯定好,所以才自己砸钱也要打市场。 去年八月之前,国辉甚至没考虑过自己有可能会血本无归。

2017年8月24号是一个转折点,百度外卖、饿了么正式宣布合并,撸起袖子打算跟百度一起拼外卖市场的代理商们事先一无所知。 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市场,居然被打包卖给了竞对,我们的投入和付出为别人做了嫁衣,谁来赔偿代理商的损失? 国辉和众多代理商对此感到愤怒,还有部分代理商和平台刚刚签约,但却根本不知道百度即将放弃外卖平台了。

事实上,百度酝酿出售外卖业务已经许久。2016年下半年开始,百度将发展重心转向AI,百度外卖开始寻找买家。在饿了么之前,顺丰为被报道多的百度外卖接手方,但谈判并未达成。

据《财经》此前报道,百度外卖以5亿美元出售,百度打包流量入口资源给饿了么,作价3亿美元,因此总共收购价格是8亿美元,百度外卖品牌保留18个月给饿了么使用。阿里是此次收购的重要推手之一,收购完成后,阿里将进一步推动饿了么、百度外卖及口碑融合。而百度则是为了下一阶段聚焦AI战略为自己 瘦身 。

百度外卖早已是 弃子 ,但代理商们无从得知更多商业部署和规划,所以在被收购的前一个月,他们仍然在乐此不疲的自掏腰包补贴冲kpi,和美团、和饿了么争夺当地市场份额。

全国各地的百度外卖代理商纷纷指责百度过河拆桥、不承认代理商此前高达10亿元的投入,要求赔偿。

百度方面随后对此事作出了声明,百度表示,百度外卖与百度外卖合作商为平等的商业伙伴关系,双方基于自愿原则,签订业务代理协议,并基于代理协议进行业务合作往来及商业结算,各自承担市场风险。而百度外卖与饿了么的合并,为两家公司股权层面的变化,不影响百度外卖的对外运作、协议执行及承担。

百度现在已经彻底撇清关系了。被饿了么收购这一年多里,我们只能相信之前张旭豪和巩振兵说的合并之后平等对待、平等运营的政策,但事实上饿了么并没有兑现承诺。 国辉觉得这对百度代理商非常不公平。

双代 尴尬

百度外卖以代理商运营为主,饿了么根据各地区情况不同有代理商运营也有直营模式。经营模式的差异,使得收购一开始,地区双代理的情况就存在诸多尴尬。

刘坚和国辉一样,也是黑龙江地区一个县级市的百度外卖代理商,他们都选择再次相信饿了方面承诺的双品牌运营、平等对待代理商。刘坚表示, 除了去年代理商大会上的空口承诺,事后我们并不知道具体的百度代理商安置计划、以及平台未来如何为代理商提供支持如何补贴等等,这些都没有人告诉过我们。 在这一年多里,刘坚和国辉均对接过很多个不同的渠道经理,但反映的问题很少得到解决和回复。

不仅仅是管理被 放养 ,他们(饿了么)在经营政策上,也是对原百度代理区别对待。 刘坚如是说。

刘坚对财经表示,此前在百度外卖代理商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百度外卖平台商户端 小度掌柜 上曾出现 同意将信息同步到饿了么商户端 的通知,商户不知晓具体情况,多选择了同意,大量的商户信息被同步到饿了么,而百度外卖用户则有收到来自饿了么 天降红包 的短信。

刘坚认为,百度外卖代理商此前重金维护的资源,被单方面共享给饿了么,不仅不公平,在饿了么提高自己单量的同时,实际上挤压了百度外卖的市场份额。

国辉的情况基本一致, 被收购之前因为市场做的好,我们还得过百度的奖励金。当时我们在当地和美团的竞争激烈,简单来说就是一条街的商户签了我们(百度外卖)不会签美团,反过来签了美团不会签我们,这时候饿了么直接拿走我们的商户,对美团没有损失,事实上挤压的都是百度外卖的市场份额,这是在内耗。

沟通无门、政策规划不清晰,而补贴依旧要自掏腰包,国辉已经没有能力运营四个城市的代理,2018年初,他先后撤出浙江两个县级市,只保留黑龙江两个城市的代理业务。

饿了么方面相关负责人对财经表示,饿了么与百度外卖在直营和代理城市的分类有部分不对等,交接空挡确实在较短时间段内存在过,但已在很早解决。

但对于代理商所说的 商户信息被强行同步给饿了么 情况,饿了么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方没有进行过强行资源共享,也不知晓相关谣言的来源。在饿了么与百度外卖合并之始,就制定并出台了安置方案和未来发展方向,并始终按照合同约定,推进与代理商的合作关系。

双方各执一词。饿了么方面并未给出安置方案和发展方向的具体细节,也均未承认代理商控诉的不公平对待情况。而刘坚和国辉作为较早加入百度外卖的代理商,自去年被收购之后也未能守住此前打下的市场份额。

10月15日,饿了么星选正式上线,百度外卖彻底退出市场,百度外卖代理商如何归属? 双代 现状到了必须解决的时刻。

百度外卖诞生于2014年5月,定位于中高端白领市场。2017年8月24日,百度外卖被饿了么以42亿人民币(约合6.3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交易完成后,百度外卖成为饿了么的全资子公司,百度外卖仍以独立的品牌和运营体系发展,包括管理层在内的人员架构保持不变。此次交易后,百度成为饿了么的股东之一,至此,外卖市场 三分天下 的格局也变为了 二元竞争 。

今年2月,行业传闻百度外卖即将更名,当时饿了么方面回应称: 百度外卖品牌名称保留18个月,未来会根据实际情况和战略布局来调整安排。

时隔半年,《财经》报道称,阿里巴巴内部会议拟要将百度外卖改名 星选外卖 ,英文名是 E 。

如今,百度外卖的新名字,被冠上了 饿了么 之姓,除了对外宣示并入饿了么体系外,背后的解读更是意味深长。业内观点认为,阿里巴巴新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成立后将与美团点评在生活服务领域展开激烈竞争,饿了么星选或将成为阿里巴巴狙击美团高端用户资源的主力军。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