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

大爱与震魔的较量华能集团公司抗震救灾纪实

2019-02-03 02:24: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大爱与震魔的较量――华能集团公司抗震救灾纪实 中心 ()

山清水秀的天府之国,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扰乱了宁静。面对地震狰狞的面孔,地震的废墟上崛起了不屈的抗争。全国总动员驰援地震灾区,中国速度、中国力量、中国精神的强音响彻神州大地。在这次抗震救灾活动中,华能集团全体干部员工用大爱和谱写了一曲临危不惧、顽强拼搏的壮歌,用大勇和坚毅诠释了华能人敢打硬仗、视死如归的无私奉献精神。

全体总动员

5月12日四川汶川特大地震后,华能集团总值班室,气氛紧张、焦灼。

华能四川水电公司所属水电站安全状况的陆续传来:“宝兴河公司震感强烈,送出线路发生部分杆塔倒塌,其余基本正常”、“康定公司震感强烈,生产基本正常” ……

“位于震中的太平驿电站一切通讯中断,无法联系”!

时间一分一秒艰难地过去,太平驿水电站仍然杳无音信。由于道路、通讯中断,当时在电站工作的 102多名员工生死不明!

灾情就是命令,时间就是生命!

面对灾难,华能选择了镇定,面对危难,华能更加坚强。在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的坚强领导下,华能集团举全公司之力的救援迅即展开……

12日下午3时,华能集团就启动重大地质灾害应急预案,成立了由公司党组书记、总经理李小鹏为组长的重大突发事件应急处理领导小组和救灾办公室,24小时部署和指挥抗震救灾工作。

14日一早,主持完抗震救灾紧急会议后,李小鹏匆忙赶赴都江堰前线,亲自指挥受困员工救援工作,在太平驿电站情况未明的情况下,果断下达了举全华能之力实施救援、“决不放弃一名员工”的死命令。

都江堰前方救援指挥部,灯火彻夜通明。李小鹏连续几个昼夜指挥救援工作,研究部署紧急救援方案。

华能集团公司本部,气氛凝重。受李小鹏总经理委托,副总经理黄永达一天两次主持召开重大突发事件应急处理领导小组会议,分析灾情,研究救援方案,部署抗震救灾工作。

灾情牵动了每一位华能人的心!

在努力寻求外部救援的同时,华能集团开始积极自救。

13日下午2时,华能四川公司,100名青年抗灾自救队分三批待命出发。

华能珞璜电厂成立了58人的抗震紧急救援队;

北方电力公司在很短的时间里,组建了由董事长、党委书记冯大为任队长兼总指挥的300人抗震救灾党员突击队;

澜沧江水电公司和华能陕西分公司、华能秦岭电厂,也紧急组织了抗震抢险救灾队伍,抢险人员和救灾物资车辆整装待发。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国务院应急办、总参谋部、国家发改委、国务院国资委、国家电监会、成都军区、济南军区、武警部队、水利部、国土资源部、中科院、四川省委、省政府纷纷伸出救援之手。济南军区派出小分队向水电站突进,成都军区派直升机向水电站空投水、食品和通讯器材,国土资源部、中科院迅急提供了遥感图像和航拍资料,水利专家紧急分析大坝受损情况和可能出现的危害。这一切都为紧急救援创造了条件。

不抛弃,不放弃

5月13日8时,近18小时过去了,蔓延的地震波,仍阻隔着地处震中的太平驿电厂的一切消息。崇山峻岭深处,华能被困的102名员工,生死未卜。

“不能再等了,得闯进去。”华能四川公司董事长张伟和总经理张小鸣紧急磋商,随后驱车疾驰都江堰。车到跟前,看到的却是排山倒海般的山体垮塌,道路完全封死。

14日凌晨,通过集团公司的紧急协调,在都江堰前指,济南军区铁军获准华能先遣突击队携带卫星,随救援部队突进。

“我去!”50多岁的太平驿公司培训中心主任魏忠金站了出来,“我曾经是军人,知道怎么与部队配合作战。”一句很朴实的话,让在场人士动容。

一大早,华能先遣队作为向导,在疾风骤雨中,带领济南军区700多名官兵向映秀镇进发了。

几乎同一时刻,集团公司总经理李小鹏在北京紧急部署营救行动后,率队飞赴四川,坐镇指挥。数小时后,在成都,李小鹏亲自为华能救援突击队壮行,并亮出凿凿誓言:“华能决不放弃一名员工。”

崎岖险峻的滑坡陡壁上,余震滚石不断,死神随时垂顾。整整一天,先遣队徒步向前,当晚7点,艰难抵达映秀镇。随后,喜讯传来,21时20分,太平驿徒步下撤的批被困人员与先遣队会师,电站形势逐渐明朗起来。

下撤电站库房女工冯先丽透露信息,坝区可以听到交通台广播。公司立即派专人24小时蹲守交通台,收听救援信息。电波传情,当太平驿被困人员惊喜地收听到这一消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公司想到了一切,我们决不能气馁。”一时间,军心大振。

在四川前指和成都军区陆航团的支持下,5月16日10时40分,对太平驿开关站成功实施空投,开辟了空中救援通道。继部卫星被先遣队员冒死递送至电站之后,第二部卫星也空投至电站现场,被困留守人员与后方建立联系。18日20时30分,断后撤离的程洪到达成都,救援取得决定性胜利。

不抛弃,不放弃,一名重伤员张俊的空中大营救开始了。张小鸣总经理数天守在机场,冉群副总经理两次登机,充当向导。5月18日至20日,三次飞赴太平驿,都因天气原因被迫返航。

5月21日12时10分,公司大坝排险分队成功降落坝区,被困213小时的张俊及其他两名藏族伤员成功获救。华能“决不放弃一名员工”的庄严承诺终获实现。

太平驿生死突围

地震后,从映秀湾水电站传来消息,该站厂房坍塌,人员伤亡严重。

太平驿电站位于映秀湾上游10公里,高山峡谷,更是凶多吉少。

出人意料的是,在这座地震后完全与外界隔绝的“死亡之谷”里,华能98名员工,在太平驿公司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程洪带领下奇迹生还。

地震那一刻,程洪镇定地指挥正在开会的干部、员工不要慌乱,就地躲避,做好自我保护。地动山摇过后,幸好房子还没倒,在干部员工全部疏散后,他一个撤出办公楼。

黄土蔽日,飞石翻滚,岷江被落下的巨石激起十几米高的大浪,山川好像在相互撕咬、吞噬,发出可怕的呜咽……

院子里的职工有些惊慌。面对渐渐围拢过来的员工,程洪大声喊道:“有什么好怕的,地震不是没有砸死我们吗!有我在,就有大家在!大家要服从指挥,团结起来战胜眼前的困境!党员和领导干部立即集合!”

程洪迅速组织了几个组,分头由党员和干部负责:有负责抢救物资的,有负责搭棚子的,有负责捡柴火的,有负责煮饭的,还有负责寻找食物的。受困的员工有了主心骨,紧紧团结在一起。

余震不断,山体垮塌。晚上,他们围着火堆,手挽着手,相互鼓励。

在这黑暗的“死亡峡谷”中,温暖的火光把生的意志燃烧的更亮。

“我们已经是幸存者了,不能让飞石再夺去大家生命!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能离开!”程洪召集班子开会决定,每天两顿稀饭保持体力,妇女、老人先吃、干活多的先吃,程洪和党员干部们吃。藏族员工泽朗斯基已经怀孕4个月,班子决定:晚上睡觉的“床铺”给她,抢出来的几个鸡蛋给她。

5月13日,程洪带队查看大坝的情形,沿途滚石隆隆,通往外面道路已全部被巨大的山石滑坡削平、掩埋。回来后,他拿出仅有的几个土豆,递到电站安全生产部主任、党委委员黄金手上。

“一定要突围,一定要走出去,找到公司领导,汇报这里的情况。”5月14日一早,黄金小分队沿岷江向下游突围。

那里有路啊?头上是飞滚的巨石,脚下是陡峭的悬崖。他们爬啊爬,每前进一步,都面临死的威胁。

天堑豆芽坪 。岷江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堰塞湖。眼看着逃生的木筏被下泻的洪水吞没,黄金决定放弃水路,带着队友靠着两根安全绳,攀上峭壁,继续突围。鞋走掉了,手划伤了……但是不能停下来。 他们和死神赛跑,他们要活着,把信息送出去。

离映秀镇只有4公里了,剩下的这4公里变得好长好长。

映秀开关站,厂房被泥石流掩埋了。

五台小电站,只剩下了几根水泥柱。

渔子溪电站,也变成了一片废墟。

这里,都曾经是他曾经生活和工作的地方。

“看,电站库房还在!”终于到映秀镇了。终于突围成功了。

从开关站到映秀镇十公里的距离,他们走了13个小时。

5月15日,车载收音机里传来成都交通台广播的呼声:“华能太平驿电站的同志们请注意:你们的黄金同志一行已经抵达映秀镇,与华能四川公司接应人员汇合。你们的困难华能四川公司已经知道,请大家放心,公司正在积极组织对大家的救援工作。华能决不放弃一个员工……你们的家人均安然无恙!”受困员工聆听喜讯,无不欢欣鼓舞,精神备增。

5月16日,除留下看护厂房和设施的人员外,其余人从“死亡之谷”向映秀撤离。他们中有60岁的老职工,还有30名女职工。他们爬过崇山峻岭,穿越悬崖峭壁,程洪走在队伍的,历时14个小时,终于走出了“死亡之谷”。

大坝安危 舍我其谁

5月20日,岷江上游福堂、映秀湾、太平驿3座水电站出现险情。水头落差之下,岷江下游和成都平原数千万人民群众生命财产,水路进军的抗震救援部队面临威胁。

从人员救援刚刚取得重大胜利的华能集团,再次行动起来。集团公司总经理李小鹏明确要求:“一定要不惜代价,赶在岷江大汛到来前,打开大坝泄洪闸门,保证防洪安全,保证下游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和抢险部队的安全”。

然而,情况在逐步恶化。震后大坝右坝肩堆积大量滑坡体,汹涌江水高过坝顶约50厘米。估测左坝肩已形成宽约20米,深度不详的冲沟。沟里,漫坝江水急速下泻。更让人担心的是,持续的淘刷,可能对坝基构成危害。

“排险作业,必须到达坝顶。”而20米宽的深沟和漫过坝顶50厘米的深水,对抢险队员生命安全构成极大威胁,一旦失足滑落水流湍急的岷江,后果不堪设想。

“危险、困难必须留给自己。”危难之际,华能集团再现开阔的视野和胸怀,“否决爆破支洞,设法登上坝顶!”

5月23日,国家电监会确定了经过专家团队6个昼夜,8易其稿的太平驿大坝排险方案。

“必须把闸门全部提起来。”华能集团总经理李小鹏的斩钉截铁的决心,让所有突击队员知道,大战即将来临。

成都凤凰山机场,空中救援通道的出发地。

由华能四川水电公司、太平驿水电站、中国水电七局、解放军理工大学、成都军区工程兵共同组成的大坝排险突击队29人集结待发。

连续三天,天气原因无法起飞。现场指挥的公司副总冉群、陈其伟,心急如焚。

5月26日,终于等来了出发时刻。10:20,运载突击队的两架直升机腾空而起,直指太平驿。

10时51分,直升机安全降落坝区。分成七个小组的突击队各司其职,迅速投入排险。

14时50分,5架直升机运送人员、物资全部到位,柴油发电机也组装成功并顺利通电,个实施排险的3号闸,徐徐启动了 #8226; #8226; #8226; #8226; #8226; #8226;“看到闸门能正常启动,激动不已。”彭睿说,身临其境,几十号人情绪无法抑制地一起鼓掌。

5月26日20时50分,1、3、4号闸门提起,加上被水冲开的5号闸,四孔泄洪闸泄洪能力达到4500立方米/秒,超过有记录以来的洪峰流量2700 立方米/秒,太平驿大坝险情已经排除。

在安全可控方面,华能不会留下任何遗憾。为了给下游群众呈现一个没有任何阻隔的天然河道,华能四川水电公司27日派出专家赶赴现场对液压系统进行修复,想方设法开启2号闸门,实现5孔闸门全部开启。

5月27日17:27分,难啃的2号闸也被彻底征服。至此,五孔泄洪闸门及引渠闸全部打开,泄洪能力超过5240 立方米/秒的500年一遇校核洪水标准。华能人在兄弟单位的支持下,以自己的双手,圆满完成了“闸门全部提起,一孔不留”的任务,创造了中国水电史上大坝排险救援的又一佳绩。

5月27日晚8点,为应对唐家山堰塞湖泄洪,华能集团公司按照统一部署,将华能明台水电站水库闸门全部开启,恢复天然河道,过流能力达2.28万立方米/秒,保障洪水顺利通过。

5月28日晚10点5分,华能集团公司全部拆除了在建的华能红岩水电站施工围堰,限度地降低了绵阳市青义、石马等乡镇被淹的风险。

华能大坝,在罕见地震灾害中,屹立完好,守护人民群众生命和财产安全。

义举扶危难

5月13日,乌海热电厂赈灾现场,蔺银生排在浩浩荡荡的募捐队伍里,一脸焦急的他头不住的往前探,“怎么走得这么慢?”攥着150元钱的手心全是汗。

蔺银生的孩子因为早产,换上了肌无力综合症,一年4万元的医疗费使这个家庭捉襟见肘。这个贫困的家庭以往本是被救助的对象,而今天,他也站在了募捐队伍里。“150元是少了点,那怕能为灾区人民买几盒方便面,几瓶矿泉水也好啊!”

像蔺银生这样条件困难的员工仍有很多,他们每个人都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的努力、献的爱心。经统计,该厂当日职工累计捐款65030元,而且仍在组织再次捐款,很多人还在以发送短信、红十字会等多种募捐形式奉献着自己的爱心。

与乌海热电厂同属北方公司的呼和浩特热电厂的职工们也在将他们每日的积攒连同爱心一起送到灾区。退休职工刘子云在捐款时间赶到了工会,当他用颤抖的双手掏出了那叠由一元、五元、十元零散票子组成的善款后,在场所有人都被这个因为小脑萎缩而走路跌跌撞撞的人所感动。

短短两天时间里,华能北方公司职工已向灾区捐款230万元,而这一善举,仍在继续……

浩浩荡荡的队伍不止是捐款现场才有的,在医院和血液中心设置的临时采血点上,同样是浩浩荡荡的队伍蜿蜒逶迤。这样的队伍中同样可以见到华能的员工,在采访过程中听到这样一则故事,一位华能员工在捐血现场排了一天的队伍,眼看就该轮到自己献血了,结果被人“加塞”,献血心切的他便跟对方争执起来,不过终的结局很完美,二人“相逢一笑泯恩仇”,采血的医生同时为他们二人抽血……

关怀和力量在汇集,关注和大爱在延伸。华能香港公司驻港员工,华能驻澳洲Ozgen公司员工在震后将31700元人民币送到了灾区,送到了需要的地方。华能新加坡大士电力公司的工程师林先夫妇二人,以华能无名氏员工名义向灾区捐款2万元,并希望集团能尽早将这笔钱送抵灾区。

抗灾党旗红,截至5月30日,华能系统577.17万元的“特殊党费”让每个人都感受到了党组织的凝聚力。

爱心并没有停止,截至5月30日累计捐款6293.16万元的华能集团公司,及时与地震中受到重创的东方电气集团签订价值约45亿元的订单,用以支持东方电气再振雄风。此举不仅是华能对上游兄弟国企的支持,更是对我国装备制造业的支持,为受灾的企业重建及崛起树立了的信心。

保电助抗灾

在前方将士抗震救灾工作如火如荼展开的关键时刻,华能集团公司党组书记、总经理李小鹏主持召开党组会议暨应急领导小组会,会议的主题便是认真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两手抓”工作的部署,一手毫不松懈的抓抗震救灾,一手坚定不移的抓经济发展,进一步加强安全生产,在做好抗震救灾和灾后重建工作的同时,全力以赴做好受灾地区的保电工作。

该会议的召开让一心扑在一线救灾的人们多了些理性的思考,让每一位员工及时认识到抗灾和生产的同等重要性。

欣慰的是,华能员工自地震伊始便早已意识到这一点。地震发生后,华能涪江公司一度与上级单位失去了联系,公司所属的水牛家、自一里、木座三个电站机组保护停机。

涪江公司总工程师曹伟介绍,当抢险队员骑着自行车艰难到达这些无人值守的电站时,发现积水井水位已经上涨,“木座电站的渗漏水甚至已经淹没球阀层约40公分。”

万分危急时刻,技术过硬的突击队员毅然决定对木座电站进行黑启动,当日18点40分黑启动成功,带厂用电孤运行。此后,自一里电站黑启动成功,带厂用电孤运行。

通讯尚未恢复怎么办?工作人员充分利用水牛家、自一里、木座三电站LCU通讯未中断的时机,采用远程登陆拼音发信的方式取得联系。当晚23时通过带牛里线对水牛家2号主变递升加压成功,逐步恢复水牛家电站、自一里大坝及管理中心供电。截至次日凌晨,三个电站及管理中心的供电全部恢复。

通过奋力抢修,5月18日,抢修队员修复了受损的35千伏变电站一座,抢通10千伏供电线路近30公里,恢复了火溪河阴坪在建项目工程抢险和沿途祥述加、白马乡、木座乡三个乡、十个村近5000名村民用电。

同样距离震中较近的宝兴河公司也在震后时间全力恢复生产和项目建设,并在自救的基础上千方百计恢复供电,向运行中的4个水电站增派管理、技术骨干,与水电站原有运行维护人员一道,冒着余震危险,坚守岗位,加强设备巡视检查和设备消缺。目前,宝兴河公司除1台机组按计划检修外,4个水电站13台机组稳发满发,宝兴水电站工地恢复供电,蜂桶寨保护区、硗碛乡恢复供电,35千伏电力线路抢险工作全面完成。

一组令人骄傲的数字反映出了华能四川公司在震后的不懈努力。自地震发生5月29日,华能四川公司正常运行的12座电站共发电3.67亿千瓦时,同比增加41.74%。

关键词:

华能集团

,抗震救灾

北京会议专用音响设备
西安实验台生产厂家
生物质燃烧机厂家价格
分享到: